【八十】

    我做梦也没想到,第二天我收到了沈一心的婚礼请柬。

    闪婚。男方是那天酒店的前台,我走了以后,沈一心直接晕倒在电梯里,是对方发现了她,然后把她送去的医院。

    “看来你是红娘嘛。”椎蒂凑过来看电子请柬,“他们认识了一周就结婚哎,真有意思。”

    “不知道她怎么想的,难道是年纪大准备收心……”我皱着眉,“没想到房费不出,还是得出份子钱。”

    “要不拒了吧。”椎蒂靠在我膝头,“难得周六,姐姐陪我玩游戏?”

    “也好……”只是没等我拒绝,沈一心就好像有超能力一样打了电话过来,口口声声让我当他们的证婚人。我自然是狠狠拒绝了,却在对方成熟的推拉中被Ga0得晕头转向,不知不觉答应了她一定会到场,电话挂断没两秒我就开始悔恨不已。

    “我说我生病了不去行吗?送句祝福给她算了——”

    “不,等下,”椎蒂突然坐直了,“我们去吧?”

    “啊?”

    “还是去吧,”椎蒂说,“我陪姐姐去,这样就可以吃两份回本。”

    他还嫌不够,g脆坐到我身边:“我很聪明的,我去给姐姐赢奖品。”

    我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因为“缘分”,我没想到自己差点被安排到主桌,最后也是坐在离主桌很近的亲友团位置。椎蒂对婚宴还是有些好奇,东看西看,有人把他当成了我儿子,还夸我年轻。

    “她是我姐姐啦,”椎蒂很认真地凑过来解释,“我表姐还单身哦,不过不要介绍对象给她。”

    “哦,原来是姐姐,”人家也有意逗他,“为什么不让给你姐介绍对象啊?”

    “因为我姐应该和我哥在一起。”他一本正经道。

    “你哪来的哥哥?”我嗔他一眼。

    “当然是辰冽哥,”他说,“你不要因为人家在国外,就把他忘了啊。”

    我轻轻踢了他一脚,面上倒是没有反驳:“叫他这么亲热g什么。”

    椎蒂做鬼脸,我假装没看到。

    “谈着呢,”对方了然地笑了笑,“我看你眼生,是nV方那边的人吧?”

    “嗯,我是新娘的同学。”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