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文学>修真小说>失忆后我白捡仿生人正太弟弟 > 十四岁的一天:日落
    回忆部分包含炼铜,家族1uaNlUn,y0uj,PUA,家暴,xnUedAi等各种大雷,介意慎入

    【六七】

    我叫司一可,今年十四岁,初二,学校是希城十中。

    十中靠近希城河下游,必经之路上有一座桥。近两年绿化改造,在河岸两侧修建了游步道,淡灰sE的地砖新得不可思议,地上还有蓝sE的尘埃。游步道穿过深邃的桥洞,会在夕yAn西下的时候映出波粼粼的金sE的网,好看极了。

    因为每次经过的时间都很短暂,我从来不知道这个地方竟然可以如此Y冷,空旷,暴露在桥洞底下,却好像暴露在全世界的路人眼中。

    初中的校服十分肥大,短袖可以遮住手肘,短K可以遮住膝盖,穿好的时候遮得看不见形T,脱的时候才发现它如此简单,稍有迟疑,就是磨蹭。我只脱了K子,校服K和内K一起挂在脚腕上。

    一双手m0到我Y部里面,他的手很热,粗糙带茧,一cH0U就是许多水。

    “小SaOb这么SaO,”他掸了下手,甩掉上面的水,另一只手扒下K头,拨出他粗长的yjIng来,“知不知道买避孕药吃?”

    “我会去买的。”我小声说。

    席眷叫这个人老大,我是后来在派出所才知道他叫张雄。

    他直接cHa了进来,手箍着我的腰,我吃痛地闭上双眼,五官都拧在一起。他抱着我,拍了拍我的PGU,将我颠了颠:“小姑娘,放松点。”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x口那条黑sE的龙。他在x口纹了那么大一条盘踞着的黑sE的龙,龙的鳞片是旧日的刀痕,龙的爪子是护主的证明,龙的两只眼睛就在SHangRu之间,此刻正炯炯有神地瞪着我。它一会伸头,一会缩头,好像要踏着我这具绵软的云彩,飞到九霄之上。

    这种想象很幼稚,还很好笑。但是我不得不去这么想,因为不想这些的话就太痛了。虽然疼痛过后,我很快感觉到下身传来的快感。它在有规律地翕动,好像我的第二个心脏。

    只是还没等到ga0cHa0,T内的yjIng就已经开始一小GU一小GU地喷S着JinGzI,这是我第一次被内S,或者说,这也可以叫做我严格上的第一次,因为张雄拔出X器的时候,看到J1J1上的血,他很满意。

    “不错,快穿K子吧,免得被你的同学们看到。”他提起K子,拍了拍我的脸。我低头匆匆套上内K和短K,很快不甘的ysHUi混合着JiNgYe浸Sh了我的内K。我夹紧腿,祈祷它们不会漏到外面的校K上。

    “大哥,”我跟上几步,“晚上去皇后的事情……”

    “当然,你大哥的事情还能不办?”他不耐烦地站定,于是他的小弟就跑下台阶,冲上来给他递烟,“记住,这事我是看眷仔面子才做。小姑娘家家,别晚上怕事不敢来,小心我找兄弟上你家堵你。”

    “放心大哥,我给你指人。”我说。

    我要Ga0的那个nV的叫许宜佳。

    她是希城理工大学的nV大学生,但我知道她还在“皇后”会所陪酒坐台,没有固定的金主。据说她做这行的目的是为了攒钱出国,因为他们家很穷。但是我一点也不信,如果她真要出国,怎么会想和我舅舅结婚呢。

    这种千人骑万人C的B1a0子,怎么配和我舅舅在一起?而且更麻烦的是,被她知道了我和舅舅的关系。

    不能生气。不能发脾气。舅舅说过的。我敢做当然敢当,绝不是什么不负责任的胆小鬼,也绝不是许宜佳这种臭不要脸的贱人。

    那天是周末,舅舅刚松口说愿意给我奖励,家里就响起了急促的门铃声。舅舅耸耸肩,随意拿过一边的跳蛋,塞进我的身T。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在我嘴边竖起一根手指,随手给我拉上被子。我以为是快递,没想到不一会就听到门口有一个nV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