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文学>修真小说>失忆后我白捡仿生人正太弟弟 > 十四岁的一天:朝露
    【六九】

    雨停了。

    我在桥洞底下发现了流产报告,它被压在碎砖块底下,上面有许宜佳的名字。这是一次X的交易,之前就说好的。我快速地扫了眼这几张纸,就将它们收进口袋里,往家里跑去。经过雨棚搭着雨棚,小三轮车堵着小三轮车的城乡结合部时,我被一个穿围裙戴袖套,坐在板凳上清理炒货的中年nV人拦了下来。

    “呃,那个,小同学……”那个nV人有点站不稳,憔悴的脸焦急地看着我,yu言又止,支支吾吾的样子,“那个,你知不知道……”

    我站住脚步,手在口袋里掐进掌心。我的心跳得b刚才还快。

    “你,你之前见过我吧,我是席眷的妈妈。”她说,“你是席眷的同班同学对不对?”

    我点点头。

    “对不起,啊但是我就是想问,”她的眼里满是不安,“你知不知道席眷他……天佑他为什么做出这种事啊?他和学校里的老师有什么仇吗?”

    我看着她。这件事看起来完全毁了她,她的白头发都多了好几根,看起来b之前老了很多。

    “……我和他不熟。”我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对不起。”

    “……没关系!没关系的小同学!谢谢你啊,”她说,侧身往脚边的竹筐里拉过一袋番薯g,打算递给我,“这个我记得你喜欢吃!带一袋走吧,送你的!”

    “不用不用!不用!”我拔腿就跑。

    “同学,小心点啊!”她T力不行,追不过来,“注意安全啊!”

    我头也不回地跑出铁门,不敢回头看。眼泪落下来,我抬起袖子就擦掉了。

    那天也是这样的。

    奇怪的男人跟了我很久了,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总之我在第二个红绿灯路口在注意到他。他一直跟在我身后三棵行道树左右的距离,等红绿灯的时候并不上前,假装在打电话。我不知道他要g什么,我很害怕。

    那是初一下学期,舅舅要忙社团竞赛的事,并不接送我上下学。我都是自己走。期中过后,最好的朋友晓婷也被科学老师留下来补课了,本来我们还有一段顺路的。晓婷从来不觉得舅舅帅,她没有长出这方面的神经。她连月经都没来,还在羡慕我们每个月都有一周可以不用跑C。她不知道疼得要Si要活是什么感觉,但是我很喜欢她。她每天都很开心。

    这个奇怪的男人有点眼熟,也许我在哪里见过的。可能是N茶店附近,可能是商场里的cHa0品文具店,也可能是市中心的书城里。他想g什么呢?我很害怕,于是跑了起来。第二个红绿灯路口到我家的小区之间,有一整片城乡结合部。这里的早市和夜市都极其热闹,横竖两条大街摆满了各类小摊。但放学不是出摊的时间,我平时都绕开这个区域走,今天却义无反顾地拐进去。

    我确定他就是在跟踪我,因为我往居民区连续拐了两个弯,绕回原路的时候,我发现他还在我身后。我拔腿就跑,他果然也跟着跑了起来——跑得b我快多了。书包好沉,明明我带回家的作业已经够少的了。

    我根本没来过这个地方,因此很快就在慌不择路的横冲直撞中迷路了。别人家晾在街上的床单SHIlInlIN地擦过我的肩膀。穿过层层衣物各sE布料,我兜头闯进一场街头的篮球赛里,绊倒在弹起的篮球下。

    “草!”我听到那个投篮的男生骂了一句什么。我来不及回应,只扭头往身后看。甩掉了吗?

    我的脚边出现一双起了毛边的旧篮球鞋。虽然旧,但还算g净,只有鞋底脏了一点,是玩篮球留下的。

    “……司一可?”他念我的名字,语气生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