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文学>修真小说>美人们的性福生活 > 嫩B饱受触手,前列腺尿道双重
    陆伊寒转过身不再看躺在地上微微抽搐的郁言莫,施施然走到操作台旁边,在用力拧动操作工具时抬起头,对上郁言莫有些怔愣的视线,微翘起嘴角,笑意不达眼底地对他无声张了张嘴。郁言莫用稍显迟钝的大脑思考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五个字是‘好好享受吧’。

    还没完全反应过来,郁言莫就又被喷射的媚药迷糊了视线,触手刚在屄内射入并涂抹的液体开始慢慢发挥作用,配合媚药的药效,他整个身体尤其是肉屄和穴口媚肉被涂抹过的地方开始微微发烫,前列腺位置甚至有些发痒。刚恢复不久的体力被着来势汹汹的药效冲撞的所剩无几,郁言莫瘫在触手上喘息,正想依靠着触手恢复体力的时候,触手却突然有了动作。

    由触手编织而成的网开始分散,郁言莫正恐慌于要摔在地上的时候,分开的触手直接把他掀翻开来。但这并没有结束,触手分成几股,一股稍显粗壮的触手将他的一条大腿缠绕然后吊起,另一只腿由于丧失力气站不稳的时候,另外几股触手将他的手缠绕在一起束缚住,随后就带着他的双臂举起超过头顶向上提来保持郁言莫能够依靠触手站立。

    “唔...不要...被看到了...不要这个姿势...呜呜...”

    吊起的大腿完全无法遮掩私处的风光,两瓣圆润的屁股在触手的操作下分开来,孤零零的挨不到而在空气中战栗,勃起的性器又一次开始流出代表发情的前列腺液,最诱人的嫩屄对着众人的方向,让人大饱眼福,屄口不断的开合着,发情似的想要邀请什么粗壮的东西进去凶狠的抽插,紧缩放松,紧缩放松,透明的腺液湿哒哒的淌了出来。

    触手被媚药刺激着,动作更加放肆,几条触手开始游走于郁言莫的上半身,凸起的吸盘带着粘腻催情的粘液沾满了他的衬衫,深色的水渍在衬衫上蔓延开来,触手绞动着将衬衫逐渐扒开,因为锻炼而较为发达的胸肌在无力的时候软软的,形状姣好的胸部顶端缀着嫣红的发情乳头。触手仿佛是终于找到了目标,一根极为细小的触手扭动着缠绕住一边挺立的乳头,逐渐将他拉长,随后一根带着凸起的触手自乳头顶部狠狠剐蹭。另一边的乳头也没能幸免,两条触手从侧面用尖端捏住乳头,而后一条细长的触手自乳孔中缓缓抽插。

    “呃啊...不要...我受不了这个...乳头...不要玩弄我的乳头嗯哼...”郁言莫刚准备出生求救,就听到了陆伊寒的话语。

    “确实像你这样高傲的人,让你清醒的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侵犯是最为痛苦的啊,那就再把气体浓度调高两倍好了~”

    “不...只有这个,我受不了的老师哈啊...老师,快住手哈啊啊...咿唔唔!!”郁言莫尽力克制住身体上传来的快感和肉屄里逐渐增长的空虚感,抬起头向陆伊寒央求道,可陆伊寒仅仅只是站在试验箱外就那样不带一丝的表情看着他。他垂下头,大概是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央求都没有用。

    不行了...哈啊哈啊...嗯哼...连呼吸都能产生快感...不行嗯哼...我受不了这个...

    高浓度的春药让郁言莫无法忽视自己身体里的高温,以及呼吸都能产生快感的身体,他仰起头试图让自己吸入一些新鲜空气,但却起不到任何作用。

    触手不满足于只是玩弄他的嫩乳,闭合花朵般形状的触手再次探过来,在郁言莫的抗拒扭动中吸住了他的阴茎开始用力吞吐和吸允。熟悉的快感再次传来,郁言莫爽得下身一片酸软,被触手摩擦吸允过的每一寸的阴茎表皮都仿佛着火,灼烧地他几乎要再次喷射,强烈快感一波接着一波,触手并不温柔地手法加大了郁言莫潜藏的快感。

    ‘哈啊哈啊...肉棒...肉棒又被吸住玩弄了呃啊啊...好爽...好爽啊...’郁言莫的舌头又在快感中耷拉出了嘴唇,迷蒙的双眼半阖沁出了泪水。粗壮的触手摩擦着臀缝,压迫着屄口微微下陷,一寸寸不容置疑的挤进屄道,郁言莫下意识抖了抖屁股,头微微仰着低低重重喘息。

    “嗯啊...肏到了...肏到我的敏感点了哈啊...嗯嗯...再多摩擦一点...好舒服哼哼...怎么会...怎么会这么舒服呃啊啊嗯...”过量的媚药终究侵蚀了郁言莫的理智,他现在只觉得屄里好痒好空虚,想要叫什么粗壮的东西插进来好好肏肏来止痒,身体蒸腾的高温给他一种快要被炙烤熟了的错觉,这狂烈的燥热中还催发着由骨子透到皮肤的痒意。在无序的操弄中,他的理智也随之渐渐泯灭,忘了自己身处何地,放肆的扭动躯体寻求快感的垂怜,放荡的发出魅人的呻吟。

    “嗯哼...肏的我好舒服啊...触手...触手太会干了...敏感点哈啊都要被肏烂哈昂啊...”郁言莫神志不清的吐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头随着触手的操干一点一点的摇晃。“啊哈...快一点...再快一点哈昂啊啊...有什么...有什么大的要来了哈啊啊...要去...要去了...又要被触手肏去了呃啊啊啊——”

    高亢的呻吟未落,只见浑圆饱满的屁股狠狠加紧又放松,颤栗着一缩一缩地将精液射进了触手内部,大腿不停抖动着控制不住地绷紧,郁言莫极力地仰起头,翻着白眼,嘴角挂着透明的涎水,胸脯高高挺起又落下,粗重粘腻的喘息声回荡在狭小的试验箱。

    哈啊...哈啊...郁言莫的视线迷蒙,眼神发直地透过试验箱盯着虚空,艳丽的红唇中泄出粗重的喘息。

    “嗯哼!?”阴茎处传来的异动让他恢复了些许的神智,他缓慢地控制着头低下看向自己地阴茎——几条触手不知何时再次缠绕上了龟头,刚射过地肉棒还在处于不应期,半软着缀在阴囊的上方,但在触手不知疲倦的挑逗下,又违背意志的慢慢勃起,触手见达到目的,便分出几缕来探向敏感的龟头。触手呈两股力量浅浅钻进尿道,然后微微施力将尿道拉开一个淫荡的小孔。“嗯啊...不要弄那里...疼啊...”,触手依旧没有理会郁言莫的反应,而是一意孤行的在尿道口浅处扯着浅浅抽插,插了几下后,一条细长的触手试探着往尿道里探了探,随后一鼓作气地狠狠插了进去。

    郁言莫被这一下刺激地“咿唔”叫出了声,理智被疼痛拉回来些许,瞪大了眼睛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触手就在尿道里缓慢抽插,时而浅浅抽插,时而狠狠插到深处。从未被玩弄过尿道的郁言莫在陌生的刺激下睁大了双眼,大腿又开始不停地颤抖,更让他感到绝望地是,在这样痛苦的性事中,他的身体又感受到了熟悉的快感,他整个人被触手吊在半空中,第一次体会到前列腺被从尿道抽插的快感。

    “嗬呃...不要...尿道都被干了呜呜...怎么这么舒服嗯嗯...怎么那里都会舒服...被干坏了唔嗯嗯...”

    正当郁言莫被尿道的快感冲击地眼前一阵阵白光地时候,后穴里前列腺处地触手仿佛被尿道处顶撞前列腺地行为给惹恼了一样,也开始不甘示弱地活动起来,两边的触手都倾尽全力的发着力气,将可怜的前列腺挤在中间,卑微的前列腺在两边的挤压下,承受着无与伦比的快感。

    “哈啊...不要...嗯嗯...这样太刺激了哈啊...前列腺...前列腺要坏了啊...嗯啊啊...不要...不要插了嗯哼...”郁言莫哽咽着吐出不成句的呻吟,泪水忍不住地脱眶而出,亮萤萤的泪痕挂在潮红的脸上,“小腹好麻...好舒服...!啊昂...好胀啊...前列腺被顶的好胀啊...”郁言莫被触手吊在空中,哆嗦着被尿道和屄里深处的触手干得浑身发颤,只能被迫感受到屄里的触手大力的悍猛前顶,疯狂顶着他的屁股向前倾去,却又被尿道里触手的凶猛抽插给顶的向后,于是郁言莫的屁股就在空中被迫一前一后极为淫荡的摇晃。

    郁言莫受不了的哽咽一声,又沁出一行泪珠。沾着郁言莫淫水的触手在娇嫩的后穴中悍然进出,肏得嫩逼抽搐,来来回回得张合着,粘腻得淫水混合着触手催情的浓白液体混成一摊,变成半透的淫乱水痕,在“啪啪”声中凝成泡沫堆在屄口,又淅淅沥沥的流得大腿满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