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文学>网游小说>何所求 > 第九章官追债
    柳闻烟这辈子怕是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三道四b着你g,最喜欢的大概就是有人管着她,貌似自相矛盾,可深究起来,那有的一说。

    家中几笔账未收回,近年来,赚的没有用的多,花钱如流水,挣钱如捉鬼,那是年年亏损,这时倒知道急了,衙内早年就将修水库的钱拨给了城南王家,要了三年账,还欠家中钱千两白银,柳父又欠底下的人,不得已,只能告上县衙。

    这要债问题也就他家不急,可是呢,人家欠你,你又欠下面,一环套一环,等到急了也就迟了,回回叔叔伯伯都会催他,这钱不要何时要,那柳母呢,不说柳父听烦了,她都说腻歪了,家里是这欠一账,那欠一账,就这生弟弟两三年的时间,柳母没有看管他,Ga0得家里欠了一PGU账,乌烟瘴气的,拿自己家钱给别人送发财路,最后人财两空,还捞不到好话来。

    这不怕什么来什么,人家跑路也不该,年前人家都给你送来家里,你不叫人压着让他还钱,准备自己掏腰包吗,这g的也不知是什么事。

    天天都有事吵,每次出门花钱买烂菜烂果子回来,也不能说贪便宜,人家给他便宜价了没有,原本四文,卖他六文再便宜一文,最后五文拿下烂物,说了也不听,只觉的自己讨巧了,真的令人不理解。

    又说到底下的工人,也奇的很,一圈子都说这个人g活不行,就他说人家好,那天柳闻烟自己还往里面凑了个人头,那家伙让她咋舌不已,就跟听不懂人话似的,说了四五次,无奈下自己抱着杂草递给他,这才放下没有用的铲子来,闹心的很,就这般,就不能观察观察,虽说很多人g的都不咋地,各说别人的问题,但这个也不至于被父亲夸上天呐。

    他败他的,她听自己的,反正没有什么结果,试了更加呕心吐血,要是能早早解脱,也是上天对自己的宠Ai了,反正活着这世间也是个没有用的东西,不思进取,到底是觉得一Si就能摆脱事情。

    不过上天堂这事也得分人,柳闻烟倒觉得那些被命运欺压的最后唯有一Si便是最幸福的事,这个世界压根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有些东西哪是他们这些凡人能承受的。

    柳闻烟倒希望自己家的结局来的快些,这是天命,让你改了结局是命,让你知道不要试图改结局也是命,这世界也当真怪,那些名文大家写的文章话本,让你如何做才不能有如此结局,上天都指明了道路,可是啊,怕是能顺着走正确路的人都是有规定的人选。

    还是说个人有个人命?若父亲看了那些大家之作又会如何,可书中内容不就是按周围环境而来吗,他吃的盐b自己吃的米还多,那这些又如何说是好。

    难道这就是易经中所说的,自负因果,自作自受,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所产生的结果完全承担,哪有人害的了他,谁又能帮的了他,若有人要害他,不听又岂能害到他,若要帮他,没有自身条件谁又能帮的了他,他现在太过于刚愎自负。